领域修炼之路

生活进入'软件笨蛋'时代

现代软件开发中的十种反模式和不当行为。本文来自bryanedds的文章:Living in the Age of Software Fuckery

商业思维偏向于短期需求到极致

有人认为,面对宽松的信贷和低利率现状,企业没有没有经济自生能力以获取长期利益的方式运作。有些人将这一切归咎于资本主义其固有的剥削性质。
在本文的讨论中,谁的意见更准确是无关紧要的。

问题的关键是从你的产品经理上溯到公司CEO,他们对于未来系统架构层面的问题,不会花任何时间思考,更谈不上提前做准备工作。基于同样的原因,
消防员在灭火时不会思考会耗费多少水资源,因为该死的大楼着火了。

任何人的眼睛如果没有盯着电脑里的IDE窗口一周超过50小时时间,公司蔓延的系统问题对他来说就是“睁眼瞎”。

系统工程问题的'商业视角'

软件思维之于商业思维,走一条相反的路径。对于软件生命周期的规划越长远,软件将越健壮,为之开发所付出的成本和痛苦将更低。在构建系统之前,
你为系统简单化,层次化的准备越多,开发过程中的噩梦就会越少。

遗憾的是,由于管理者不得不以“短视”的方式进行考量(大的商业环境所致),因此,系统完整性的问题不可能出现在他们的重要问题列表上,即使出现
了,也会被看做是一个障碍被绕过而不会被认真对待。

商业团队处理技术问题的方式

坚持系统架构优先是踏上受难之路

不管你的生产效率有多高,为了工作你付出了多少不眠之夜,甚至与你的工作伙伴有多融洽。一旦你的思路不再沿着管理层的视角,你将会踏上受难之路。
如果你是那种不愿面对头疼问题的人,终究你会发现自己会妥协,不再为合理的系统关注而坚持。

最终,你的工作将是帮助管理层达成下一季度的预期目标。这就意味着你的大多数时间会耗费在扑灭来自上一季度的着火点,解决那些本应很容易避免的
BUG缺陷,或者通过重构几段无关紧要的代码实现下一个破碎的功能。

系统架构师必须是一个政客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在一个可维护的商业代码库上工作?技术并不是成为一个软件架构师的必要条件。要成为一个软件架构师,必须
具备这样的能力即能够迫使一线工程师以不可持续的系统构建方式实现需要的产品功能。因为这些产品功能满足了我们“短视”的管理层的要求。

两条腿好,四腿坏

对于软件架构师来说,构建一个连贯的,可以理解的,设计良好的系统的目标,不可能是最优先考虑的问题,尽管这对于长期目标来说具有无可估量的
价值。软件架构师的工作就是一方面安抚公司管理层,一方面以政客的手段驱使工程团队实现管理层目标。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等着被替换吧。

忍受自己提供的产品

你或许仍以自己的技术嗅觉及与其他人的协同能力卓越,能够适应软件开发的各个职位,而沾沾自喜。你错了!尽管日常工作需要基本的能力,你的价值
在于处理那些难以捉摸的BUG和糟糕的代码直到产品得以发布。你不是问题解决者,你是问题承受者。

你或许最终解决了问题,但问题的系统层面你并没有涉足。同样,那些导致了你每天花费工作时间解决的问题的系统性根源也没有得到关注。业务团队
不会看到甚至无视你为避免这些问题所提前做的哪怕一点点准备工作的价值。

同伴不想改变

业务和管理层是目光短浅的。同样的问题也可能来自你的团队,你的产品经理只会计划到下一次汇报时,你的伙伴只思考到下一次拿到薪水时。

同伴
上图从左到右,第一个是你倾诉的同伴,第二个是跟你讲话的同伴,第三个是正在寻找你的同伴。

一些人时刻准备诋毁你

谁是将要替换我们已经晕头转向的架构师的家伙?是那些坐着你对面从不抱怨代码,从不浪费自己的时间去清理,会第一个停止无聊话题的家伙。他的
眼睛只盯着用户产品,就像只想着如何获得下一次的薪水的家伙一样,这种家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下一次升值。

集体代码所有悖论

按理说,一个有足够资历的工程师可以阻止目光短浅的行为。毕竟,代码的编写主要来自经验,因为它是专业知识。但是,“集体代码所有”的开发实践
一方面避免了代码屏蔽,业务上可以持续维护,另一方面也因开发人员的经验及短视,导致代码不能持续维护。通过有限开放,有经验的开发人员可以
确保代码基线长远架构,以可持续的方式维护。

方法论是管理工具

方法论不是用来帮助我们构建更好的软件系统,如果你认为它是,那它将会让我们误入歧途,它只是一种提升效率的工具。敏捷开发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希望寄托于新团队和新项目

一类人总是幼稚地将希望寄托于新的团队和新的项目,特别是在其离开现有的工作岗位时。欺骗自己可以获得可观的短期利益,但这种习惯可能会变得
根深蒂固而让你不自觉的做出欺骗自己的决定。你骗的自己越深,在你最终清醒时受到的伤害会越大。

恶性竞争,却没有人在乎

商业软件的开发处在一种恶性竞争的环境中,只有抛弃人格,能够忍受最大的痛苦的人会成为赢家。
管理层认为你是在为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而付出,所以他们不在乎。你的同伴以大男子主义来看待这一切,认为挫折是你应付的一种责任。路人甲认为
相比于他你的这一切都是浮云,他更不会在乎。

面对上述这些问题,大家或多或少会有体会,是欺骗自己,沉默以对,默默走开?还是保持清醒的头脑,以自己最大的努力,改变现状的同时改变自己?

chrisrc wechat
更多信息请订阅我的微信订阅号